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呜呜呜高三狗最后要表白每天快乐的源泉,派老师的微信体真是太可爱了 @果子狸吃派 画的很丑希望派老师不要嫌弃😭😭希望一年后还能和大家一起磕衍生呜呜呜
p1冯豆子x陈骁
p2罗浮生x谢南翔
p3胡杨x杨修贤
p4发出尤东东的声音

〖罗浮生x罗非〗风月(番外)

*开个小破车
*是小情侣日常了
*车技不好注意x
*一切ooc属于我
*评论里点链接!

https://m.weibo.cn/6254327562/4266664993899454

〖罗浮生x罗非〗风月(完)

*为什么是be😭😭😭😭
*给自己造糖呜呜呜,我流发糖注意x
*写的太纯情了!!天雷级ooc!!
*写的太垃圾的对不起!

       柔软的触感让罗非一时间忘了呼吸,直到凶手的骂声让他回神,才发现刚刚那是个极浅极淡的吻。

       罗浮生有些紧张,罗非一直没说话,只是默默低着头和他一起将凶手压回现场,一路无话。

       凶手的后援以为他已成功逃脱一个接着一个撤了,但不少身上都挂了彩,被警察抓到。

       直到一起回到警署,两人也未有交流。罗浮生跟着罗非进了他的办公室,坐在桌子上看他低头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罗非?”罗浮生犹豫的开口道:“罗侦探?刚刚……”

       “少当家还不打算回去吗?我想洪帮的事务再怎么清闲也不至于可以让你一整天都跟着我吧?”罗非打断他的话,仍是没有抬头。

       “你不生气?”

       “不生气,请您还是早点回去吧。”

       罗浮生挑眉,坐在他的桌子上不动,看到他抓着笔的手有些抖动,写的字也歪歪扭扭,耳根和脖子到现在还是红的,心下了然,心里像被灌了瓶蜜糖,脸上出现戏谑的笑容,说出的话也带着一股甜腻。

       “走?可以呀,只要你先抬头看着我。”

       罗非笔下一顿,咬牙切齿地道:“你要是再不走,你以后都别想到警署来!”

       “行行行,我现在就走,明天再来找你去约会。”

       “谁要跟你约会……快出去。”

       罗浮生装做没听到他的话,从桌子上下来,迅速在对方脸颊上亲了一口。

       “明天见。”

       等罗浮生出了办公室罗非才放下手中的笔,他强迫自己不要去看那几乎被他戳烂的笔记本和上面歪歪扭扭的字。他的脸很烫,不用想也知道红成什么样子了。

       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被人撩到这个地步,还是个男人!肯定是因为罗浮生的脸杀伤力太大了!

 
       洪帮的人最近郁闷的很,自从那天他们生哥陪那位罗侦探去抓在逃犯,脸上带着挡也挡不住的笑意回来时,他们就觉得生哥越来越奇怪了。

       罗诚倒是很懂,不用猜,肯定是在罗侦探那尝了甜头。

       罗浮生说话算话,第二天真的来找罗非去约会了。

       罗非已经恢复过来,淡定地看着罗浮生,表示自己还有工作,恕不奉陪。

       罗浮生听了只笑着说可以等。于是警署里的人过来送案件资料的时候都看见了坐在罗非桌子上看罗非办公的罗浮生,还没将资料呈上就被罗浮生用眼神送走了。

       一天下来没多少人敢把案件资料送到罗非手中的,导致罗非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罗非没办法,只好收拾一下跟着罗浮生走了。

       说是约会,也不过就是陪他散散步而已。

       罗非终于没忍住,问出了困扰已久的问题。

       “罗大少爷怎么偏生就看上我了?贪图新鲜可是个不好的习惯。”

       “罗侦探这么聪明,看不出来吗?”

       两人停下脚步,一言不发地看着对方。

       “因为,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啊。”

       罗非笑道:“行吧。”说完继续往前走,罗浮生还呆在原地,过了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追上前抓住对方的手。

       “那你同意了?”他不自觉的露出笑容。

       “罗大少爷见惯了风月,我同意没同意你难道还不知道吗?”

       罗浮生听他话里有话,透着一股醋劲,再也掩盖不住喜悦,捧着对方的脸想往下亲,罗非赶紧挡住。

       “这还是大街上!你别乱来!”

       “那到家了就可以乱来了吗?”

       “……”

       罗非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罗浮生笑着跟在他的身后。

       有你足矣,何需风月?


                                                            (完)

〖罗浮生x罗非〗风月(三)

*写的很急bug很多请注意x


       “火药?这布庄里怎么会有火药?”

       罗非拿出手帕擦了擦手,道:“看来这里表面上是个布庄,暗地里其实是个军火中转站。”

       涉及到军火交易,上面非常重视,整个警署开始忙的不可开交,誓要揪出背后的军火贩子来。

       秦小曼捧着一束玫瑰花走进罗非的办公室。

       “这洪帮的少当家也是够闲的呀,每天变着花样送。”

       罗非没有伸手去接那束花,只顾着在笔记本上涂涂写写。

       “我不是说了他送的直接还回去吗,怎么还拿到我这来。”

       “你以为我想啊,这束花是那少当家亲自来警署送的,说是一定要交到你手上。”

       罗非无奈地叹气,起身去接那束花,娇艳欲滴的花瓣还挂着几粒水珠。

       “我看这少当家是对你动真情了,这不,人还在你办公室外边等着你的召见呢,要不你就从了?”秦小曼似笑非笑地看看罗非又看看门外。

       听了她的话,罗非嗤笑出声,道:“对不住了,我无福消受,你要是喜欢帮你争取争取?”

       “胡说八道!我走了!你自己应付他吧!”秦小曼头也不回就走了,还顺带对罗浮生喊了一句:“罗大少爷,我们罗侦探喊您去他办公室!”

       下一秒罗浮生就出现在罗非办公室门口,见罗非捧着玫瑰花,笑问道:“罗侦探原来更喜欢玫瑰?”

       眉目如画,的确是个美人,明明是个黑帮少当家,却带了几分谪仙的气质。

       罗非不懂,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就偏偏看上他了。

       “罗大少爷今天来是有什么事吗?”罗非将玫瑰放到一旁的柜顶上。

       “没有事我就不能来找你了吗?”罗浮生凑到罗非面前,看到对方红了耳根后才往后一退坐到桌子上。

       “咳咳。”罗非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不要那么嫌弃,“如果没什么要紧事就请回吧。”

       “好吧,今天来的确是有要紧事的。”罗浮生收敛了笑容,“我派出去的手下已经查到了和刘老板做交易的军火商是谁了,有兴趣知道吗?”

       他脸上又出现了戏谑的笑容,罗非心中顿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不过我已经告诉你们上司了,作为交换代价我要和你一起行动。”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杀害刘老板的凶手是另一个黑帮的人,虽然名声不大,都是些乌合之众,但干的都是军火毒品交易的事,牵扯到许多不同身份地位的人,一旦被人追查这些人就不得不伸手干涉,怪不得查起来这么困难。

       目前凶手在一个不知名的银行家的庇护下躲在一个偏僻的旅馆中,为了不打草惊蛇,警署必须做好万全准备。

        但事与愿违,凶手聪明的很,知道有人出卖他,早就叫了支援,以至于现在演变成黑帮和警察火拼的场景。

       罗非被罗浮生护在身后,头发衣服都失去了以往整洁的样子,乱糟糟的,脸上也沾了不少灰尘。罗浮生倒是一幅悠然自得的样子,只是发型被风吹的有些乱,他只是护着罗非,并不打算出手并躲在两方激战的死角处。

       罗非看见凶手趁乱逃到丛林中,想也没想就追了上去,罗浮生心一下慌了,赶紧跟了上去。

       丛林里凶手由于太过慌张脚下一绊便摔了个狗啃泥,罗非也因为体力不支停下来大喘气,跟在后面的罗浮生立即将凶手制服住。

       “哈……快用……手铐……哈……”罗非拿出手铐递给罗浮生,整张脸因为剧烈运动变得通红,现在还未喘过气来。

       罗浮生看着他通红的脸颊和红润的唇,一下没忍住亲了上去。

〖罗浮生x罗非〗风月(二)

*争取在开学前写完……
*本章罗非内心os:莫挨老子

        原来上海滩黑帮老大的画风就是这样的吗?罗非想,这怎么跟警署的同事说的不一样呢?

       罗非默默地合上笔记本,塞回怀里,客套地说道:“谢谢罗大少爷的配合,如果你能回忆起更多对案件有益的线索请到警署来找我。”

       罗浮生拉住转身想走的罗非,道:“诶,别急着走呀。”见罗非停下脚步他才继续道:“这刘老板嘛,布庄生意不怎样,人却有钱的很,天天来我们夜总会消费,夜夜笙歌,挥金如土,可是我们这的贵客。”

       “生意不怎样还挥金如土?他家庭条件很好吗?”

       “他家祖上三代都是商人,但都不成气候,到他生意更是惨淡,也不知道他那么多钱是怎么来的,不过呢我们这只管收钱。”罗浮生对罗非眨了眨眼,“对吧?”

       罗非不去理会他,只顾低头思索。罗浮生识趣地不再讲话,角落摆脱了警察的罗诚赶紧凑到罗浮生身旁,喊了声生哥。

       罗浮生让罗诚噤声,眼神却一直盯着罗非不动。罗诚不解,看向罗非,他记得曾在报纸上读到有关这位罗侦探的报道,都是姓罗,老大还这么在意,该不会是失散多年的兄弟吧?

       “罗大少爷。”罗非突然开口,“您能告诉我刘老板的布庄在何处吗?”

       “当然可以。”罗浮生抛出一个媚眼,可惜对方并没有接收到。“走吧,我带你去。”

       听到罗浮生的话罗诚有些呆,问道:“生哥?你这是要一起去?”

       “毕竟可以看到大名鼎鼎的神探破案,我可是很期待能够在旁观摩观摩。”

       “不是,生哥……”罗诚还想说些什么被罗浮生一个眼神又卡在喉咙里。

       “还等什么?走吧罗侦探?”罗浮生做了个请的姿势。

       “罗少身为洪帮少当家事务繁忙我还是不叨扰了吧?”罗非从站在门口的警察手上接过自己的帽子和风衣,“您说在哪我自己过去就行了。”

       “这怎么行,还是让我来代劳吧,走吧罗侦探。”

       罗非忍不住笑了,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目送他们二人离开的人都惊呆了,尤其是洪帮的人,他们老大平日最讨厌的就是和警察打交道,怎么今日反倒主动凑上去了?

       此时雨已经停了,但天空仍是灰蒙蒙的一片,罗浮生有目的地跟罗非搭话闲聊,罗非知道他的心思,只捡无关紧要的小事回答。

       德兰布庄大门紧闭,罗非还在思考该怎么进去,罗浮生已经抬脚硬是把门给踹开了。

       “罗侦探?”罗浮生站在门口笑着看向他。

       罗非也不客气走了进去。

       布庄应该很久没有开门做生意了,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霉味,柜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这里的布料全是简单过时的款式,怪不得生意惨淡,罗非四处打量这个店面窄小的布庄,罗浮生就站在门口盯着他走走停停,时不时又扶着帽子趴到地下。

       罗浮生看着罗非因跪趴的姿势而显现出来精瘦的腰身和臀部,脑海里冒出一幅又一幅不可言说的画面。

       像是感受到罗浮生太过热烈的视线,罗非回头看了他一眼后站起身来,罗浮生只是无辜地耸耸肩,问道:“有什么发现吗?罗侦探?”
       “从门口到这里有一串脚印,多亏了这满地的灰。”罗非站在一个货架前,上面的布料没有一丝灰尘,显然有人经常翻动。

       罗浮生走到罗非身旁,看着他翻动那堆布料。

       在布料压着的最下方有一小撮黑灰,罗非用手沾了一些放到鼻下闻了闻。

       “是火药。”

〖罗浮生x罗非〗风月(一)

*这对也太好磕了吧😭😭
*粮太少于是自己产
*题目是乱取的x
*只看了预告所以私设很多请注意xx瞎编请注意xx
*一切ooc都属于我

       这场雨下的有些突然,原本的绵绵细雨在一瞬间变成了倾盆大雨。

       罗浮生有些狼狈的躲进路边的小茶馆,抖了抖被大雨淋湿的外套。

       这茶馆的人都认识他,忙拿着一条干毛巾送了上来。罗浮生也没和人家客气,道声谢便将干毛巾接了过来。

       站在旁边的伙计一直等着罗浮生擦完把毛巾递回来后问道:“这场雨一时半会停不了,生哥要不在这待着喝会茶?前阵子我们老板刚从英国人那买了一箱茶叶,生哥要不试试?”

       “这就不用了。”罗浮生的场子出了些问题,罗诚被他派去打听情况,这雨虽大但自己的场子是非要去看着才行。

        “你们这还有多的雨伞吗?”罗浮生问道。

        伙计听了连忙点头,进了杂物间给罗浮生拿了把伞,道:“生哥用完了便扔了吧。”

       “谢了。”罗浮生点点头,撑开雨伞准备跨入雨中,一位容貌秀丽的女人却突然走上前来问道:“这位先生可愿意送我一程?”

       罗浮生上下打量她一番,倒也是一位美人,便打趣地问道:“这位美人要到哪去?”

       美人不在意他打趣的语气,挺直腰背,虽穿着旗袍画着淡妆,却硬是撑出几分军人的气势。她笑道:“不远,就前面的浮世夜总会”

       这不是他的场子吗?罗浮生挑眉,不动声色,只侧侧身,让美人进到伞下,两人一起踏入雨幕之中。

       豆大的雨打在伞上,罗浮生安静片刻后问道:“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

       美人打断他的话,道:“我叫秦小曼,叫我小曼就好。”

       “嗯……”罗浮生将这名字低声念了一遍,有些耳熟,好像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手下嘴里听到过。

       罗浮生仔细回想手下的话,问道:“你就是那个警局新来的警察?听说你最近破了不少奇案,名声响的很啊。”

       秦小曼突然笑出了声,道:“这倒冤枉我了,案子都是罗侦探破的,我只不过是个助手而已。”

       “罗侦探?”

       “罗非,警局顾的探案顾问,也是位侦探,那些案子基本都是他破的,他才是真正名声大噪的人。”

       “原来如此。”

       连警察都来了,看来这会场子那边是出了什么大事。

       两人都十分有默契不再开口说话,这夜总会也确实不远,不一会儿便到了。

       夜总会外围了一圈人,有警察,也有洪帮的人,脸色不善地互相瞪着对方,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看到秦小曼和罗浮生,两方人马都打了声招呼,秦小曼点点头,向罗浮生道了声谢便进了现场。

       罗浮生还呆在外边,收了伞交给一旁的手下,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把警察都招来了?”

       “生哥,里边死人了。”

       “死人了?谁?”

       “不知道,警察不让进去。”说完瞪了一眼对面的警察。

       “罗诚呢?”

       “他好像在里面,也不知道他怎么进去的。”

       罗浮生听完头也不回径直走进去,周围的警察也不敢拦他。

       一进到里面罗浮生便看见了躺在中间的尸体,周围围了一圈警察,罗诚在角落被一个警察拖着问东问西。

       尸体旁还趴着一个穿洋人衣服的男人,拿着放大镜不知道在地上找些什么。

       秦小曼站在他身旁一言不发地看着,视线一转看到进入现场的罗浮生有些惊讶。

       “小曼。”男人站起身,拍了拍衣服粘上的灰尘,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像极了罗浮生见过的那些租界里的英国绅士。

       “你叫人把尸体给本杰明送去。”男人声音很好听,让罗浮生不禁走上前去。

       罗非注意到他,回过头打量一下说道:“罗浮生?”

       他唇形很好看,透着粉红,让人很想亲上一口,含在嘴里厮磨一番。

       罗浮生有些浮想联翩了,调笑道:“罗非,罗大侦探?”

       两人客套的握了握手后罗非便继续吩咐旁人去干活,罗浮生也不走,就这么站着,毫不掩饰地盯着罗非的侧脸。

       他头发收拾得整整齐齐,胡子也打理地很好,笑起来眼尾有细细的皱纹。

       罗浮生自嘲地笑出声,摇摇头,转身去看那尸体。

       “你认识死者?”罗非问道。

       “德兰布庄的刘老板,谁不认识。”

       罗非从怀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一边写一边问:“你和他很熟?”

       “熟倒说不上,只不过是我们这的常客罢了。”

       罗非点点头,见罗浮生一言不发只顾着盯着自己看,不禁红了耳根,咳嗽两声想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案件上。

       “咳咳,罗大少爷,还请您配合我的工作,将您知道的关于死者的一切告诉我。”

       罗浮生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道:“当然可以,不知道罗侦探愿不愿意和我一边喝茶一边聊?”
      

      

〖秦唐〗当小唐开始追星了

这对真的好好吃哇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唐仁居然开始追星了。虽然追星不是什么大事,但放在唐仁身上就显得有点画风突变了。

虽然画风不符,但这并未能阻挡唐仁追星的热情。海报贴了满屋,qq微信头像全是他,锁屏壁纸还是他,电视里关于这位刘姓明星的电视剧也正一集接着一集的播放,唐仁守在桌子前看的很是起劲,时不时对剧情发表些评论看法,但更主要的是一直在吹自己偶像有多么多么的好看。

被强行拉过来看剧的秦风黑着一张脸听自家男朋友吹别人有多么的好看,心想难道我没有他好看吗???

不过要真对比起来还真有点难度,因为秦风和这位明星长的竟十分相似。但这也没让秦风开心多少,他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带唐仁去看那部最近网上说的特别火的电影。

这下可好了,美名其曰为约会,结果把自己男朋友给推进坑里了,自己却站在上面看着他沉迷偶像无法自拔。

门铃的响声打断了秦风的吐槽,他看着唐仁暂停电视剧一蹦一跳地去开门,心中警铃大作。

果不其然,是唐仁的快递,正好是他前几天网上买的自家偶像的写真集。

唐仁开心地抱着快递坐回沙发上,拆开快递把里面的写真拿了出来,还特别宝贝似的亲了一口。

这还能忍吗???

秦风伸手一把扯走唐仁手上的写真,瞪着眼睛问:“小小唐!我和他你到底更喜喜欢哪个!!”

唐仁看起来一点也不苦恼的样子。

“哎呀,老秦里系我蓝朋友啦!可系偶像是我的理想蓝朋友啦!当然是都喜欢啦!哈哈哈哈哈!!”

呵呵。

秦风生体力行地让唐仁深刻的意识到过度追星以至于忽视恋人的严重后果。

两天后,唐仁坐在地上揉着腰,面前放着他的快递盒。

他从里面拿出写真集放在地上,盒子里还有好多赠品,最重要的是那两张能和偶像见面的门票。

唐仁深情地望着那两张门票,最后还是毅然决然地将盒子封了起来塞进了床底下。

几天后,秦风和唐仁又去约会看电影去了,而又粉上了新的偶像的唐仁让秦风决定以后约会都拒绝来看电影了。

【安雷】身败名裂

*上次的黑手帮大佬安x打手雷的后续小破车!
*一个关于黑手帮大佬作死的,非常有病的小破车
*已交往同居的两人!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90848555289654

不行就走评论里链接!

【安雷】霸道大佬爱上我

*黑帮老大安x打手雷
*短篇一发完!
*这个安哥有点小黑注意!
*一个很傻的,关于黑帮大佬一见钟情的故事
*太久没写文了复健一下x【不你


“你就是雷狮?”

安迷修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酒吧,避开脚下的玻璃碎片和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酒吧保安。他侧身靠在吧台上,看着拿着酒杯的雷狮的侧脸。他的脸上甚至连擦伤都没有。

身手不错啊。

他打个响指,躲在吧台黑暗处的酒保就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脸色发白,看来是被吓得不浅。安迷修无声地叹了口气。

“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看对方没搭理他安迷修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让酒保给他们拿酒。

“滚。”雷狮瞪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空酒杯放下,冰块和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除了他们就空无一人的酒吧还响着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安迷修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枪口,再看看他脚边明显已经晕过去的保安,后腰处的衬衫下摆被撩上来,原本放着枪的地方现在是空空如也。

拿着酒瓶的酒保被眼前的景象又吓了一跳,整个人靠在酒架上,恨不得能和墙壁融为一体。

“乱拿别人的东西可不好,你觉得威士忌怎么样?”

枪声在同一时间响起,然而子弹却打进了安迷修身后的墙上,显然他的动作比雷狮更快一步。

“不错啊,反应挺快的。”雷狮将手上的枪扔到地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你是这的老大?”

“你好,我是安迷修,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他拿过明显已经吓呆的酒保手里的酒瓶,给两人都倒满酒后向雷狮伸出了手。

“哈?骑士?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雷狮毫不客气地拍开对方的手并且嘲笑出声。

将已经倒满酒的酒杯推到雷狮面前,安迷修挑挑眉说道:“我调查了一下你自己好像组了小团体,叫什么,海盗团?”

“……”

草。

隐约听见酒保憋不住的笑声,雷狮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逼着对方将笑声又憋回肚子里去。

“总之,这场子是我砸的,要打架就来吧。”雷狮踢了踢脚下的“尸体”。

“很抱歉,我是不会跟你打架的,我只想知道是谁雇你来这的。”

“哈,胆小鬼。”雷狮咧开嘴笑了起来,“关于这个我无可奉告,既然不打架那我今天就提前收工了。”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摔碎在地上后朝安迷修比了个中指。

“再见。”

安迷修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酒保终于敢从吧台出来了,他走到安迷修身后,有些颤抖地开口问道:“老……老大,我今天……可以提前下班……吗?”

一见对方点头,酒保撒腿就跑。守在外面的小弟看见雷狮毫发无损地走出去后便进来找他,却发现他正盯着门口发呆。

“老大?您还好吗?”

“嗯……你觉得,我要是追他的话成功率有多大?”

“啊???”




“送花您觉得怎么样?”

“不行,太俗,下一个。”

“巧克力?”

“你觉得他会喜欢吗?下一个。”

“老大,我们这是黑帮……不是感情咨询所……砸场子的事呢?不管了?”

“……所以我到底要怎样追他才好。”

“……”

这黑帮要完。




“大哥……这是……?”卡米尔手里捧着一大束花走了进来,与此同时佩利刚刚好吃完一盒巧克力,帕洛斯看见他很是开心地说道:“卡米尔!回来的正好,快把这些巧克力都吃了!”他把怀里抱着的各式各样的巧克力放到桌子上,把佩利面前的空盒子扔进垃圾桶,又打开新的一盒巧克力,“雷狮老大交代要在他回来之前清掉,但我觉得扔掉就太可惜了。”

佩利正往嘴里塞巧克力,口齿不清地说道:“这些巧克力还挺好吃的!”卡米尔仍处于懵逼状态,仔细看桌边的垃圾桶已经溢出来,空巧克力盒子和各种花束,再看看自己手上的这一束。

“谁来给我解释解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巨大物体落地的声音,周围的人开始大声欢呼起来。人群当中是一个窄小的圆台,用铁网包围起来。雷狮站在圆台中央,脚边是已经失去意识的大块头,工作人员正努力将他拖下台。

“下一个是谁。”雷狮说道,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举起手。这时,人群外围一只手举起。“我来。”

人们惊讶转身想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安迷修推开挡在眼前的人向圆台靠近,人们发现了他纷纷自动让开路让安迷修过去。

“我还以为是谁呢,骑士精神不要了?”雷狮嘲讽地挑挑眉。

安迷修从容不迫地走上圆台,面对雷狮,周围的人已经拿出钱开始下注了。

“我送的东西你都收到了到了吗?”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

“哈,大概是都在垃圾桶里呆着吧。”

“嗯……那你比较喜欢看恐怖电影还是搞笑电影?”

“你他妈有病吧。”

“没病,就是想和你谈场恋爱。”

“……废话少说,出手吧!”

雷狮猛的朝安迷修出拳,对方轻松闪过并抓住了他的手将他压倒在地。

该死,对付前面那个大块头花了他太多力气了。

雷狮挣扎着,感受到有热气扑在脸上,耳边响起安迷修的声音:“我要是赢了你能和我交往吗?”

将头大力往后仰,为了闪躲对方只能放开他向后退去,却不想被铁丝网外的人用手抓住了双腿。他们大声的叫喊着让雷狮快快出手。

“行啊。”雷狮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仿佛被气笑一般:“前提是你还活着的话。”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安迷修赶紧矮身躲闪。拳头打到铁丝网上,网外的人被震的松开手,安迷修乘机离开雷狮的攻击范围。

“有种上台就不要躲躲闪闪!”

“我要是站着给你打你就愿意和我交往吗?”

“草!不打了!”

雷狮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从后面看他的耳朵还有些红。





“大哥!”看见雷狮开门进来卡米尔慌张地将桌子上的巧克力扫到地下,“您还好吗?怎么脸这么红?”

“……没事!佩利和帕洛斯呢?”

“他们出去扔垃圾了。”

“老大!你回来啦!”佩利开门走了进来,嘴角沾着的巧克力还没有擦干净。

“老大,这是送给你的……”帕洛斯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走了进来,脸色是百般无奈,“他说他是你的男朋友……”

“……”

当晚安迷修又有好几个场子被人砸了。





“老大!我们的场子又被人砸了!”

“什么?!是谁干的!”

“您的男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