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安雷】霸道大佬爱上我

*黑帮老大安x打手雷
*短篇一发完!
*这个安哥有点小黑注意!
*一个很傻的,关于黑帮大佬一见钟情的故事
*太久没写文了复健一下x【不你


“你就是雷狮?”

安迷修迈着优雅的步伐走进酒吧,避开脚下的玻璃碎片和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酒吧保安。他侧身靠在吧台上,看着拿着酒杯的雷狮的侧脸。他的脸上甚至连擦伤都没有。

身手不错啊。

他打个响指,躲在吧台黑暗处的酒保就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脸色发白,看来是被吓得不浅。安迷修无声地叹了口气。

“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看对方没搭理他安迷修便自顾自地说了起来,让酒保给他们拿酒。

“滚。”雷狮瞪了他一眼,将手中的空酒杯放下,冰块和杯壁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除了他们就空无一人的酒吧还响着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安迷修看着眼前黑漆漆的枪口,再看看他脚边明显已经晕过去的保安,后腰处的衬衫下摆被撩上来,原本放着枪的地方现在是空空如也。

拿着酒瓶的酒保被眼前的景象又吓了一跳,整个人靠在酒架上,恨不得能和墙壁融为一体。

“乱拿别人的东西可不好,你觉得威士忌怎么样?”

枪声在同一时间响起,然而子弹却打进了安迷修身后的墙上,显然他的动作比雷狮更快一步。

“不错啊,反应挺快的。”雷狮将手上的枪扔到地上,露出轻蔑的笑容,“你是这的老大?”

“你好,我是安迷修,你也可以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他拿过明显已经吓呆的酒保手里的酒瓶,给两人都倒满酒后向雷狮伸出了手。

“哈?骑士?你怕不是个傻子吧?”雷狮毫不客气地拍开对方的手并且嘲笑出声。

将已经倒满酒的酒杯推到雷狮面前,安迷修挑挑眉说道:“我调查了一下你自己好像组了小团体,叫什么,海盗团?”

“……”

草。

隐约听见酒保憋不住的笑声,雷狮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逼着对方将笑声又憋回肚子里去。

“总之,这场子是我砸的,要打架就来吧。”雷狮踢了踢脚下的“尸体”。

“很抱歉,我是不会跟你打架的,我只想知道是谁雇你来这的。”

“哈,胆小鬼。”雷狮咧开嘴笑了起来,“关于这个我无可奉告,既然不打架那我今天就提前收工了。”他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将酒杯摔碎在地上后朝安迷修比了个中指。

“再见。”

安迷修望着他离去的背影,酒保终于敢从吧台出来了,他走到安迷修身后,有些颤抖地开口问道:“老……老大,我今天……可以提前下班……吗?”

一见对方点头,酒保撒腿就跑。守在外面的小弟看见雷狮毫发无损地走出去后便进来找他,却发现他正盯着门口发呆。

“老大?您还好吗?”

“嗯……你觉得,我要是追他的话成功率有多大?”

“啊???”




“送花您觉得怎么样?”

“不行,太俗,下一个。”

“巧克力?”

“你觉得他会喜欢吗?下一个。”

“老大,我们这是黑帮……不是感情咨询所……砸场子的事呢?不管了?”

“……所以我到底要怎样追他才好。”

“……”

这黑帮要完。




“大哥……这是……?”卡米尔手里捧着一大束花走了进来,与此同时佩利刚刚好吃完一盒巧克力,帕洛斯看见他很是开心地说道:“卡米尔!回来的正好,快把这些巧克力都吃了!”他把怀里抱着的各式各样的巧克力放到桌子上,把佩利面前的空盒子扔进垃圾桶,又打开新的一盒巧克力,“雷狮老大交代要在他回来之前清掉,但我觉得扔掉就太可惜了。”

佩利正往嘴里塞巧克力,口齿不清地说道:“这些巧克力还挺好吃的!”卡米尔仍处于懵逼状态,仔细看桌边的垃圾桶已经溢出来,空巧克力盒子和各种花束,再看看自己手上的这一束。

“谁来给我解释解释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伴随着巨大物体落地的声音,周围的人开始大声欢呼起来。人群当中是一个窄小的圆台,用铁网包围起来。雷狮站在圆台中央,脚边是已经失去意识的大块头,工作人员正努力将他拖下台。

“下一个是谁。”雷狮说道,周围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举起手。这时,人群外围一只手举起。“我来。”

人们惊讶转身想看看是哪个不怕死的,安迷修推开挡在眼前的人向圆台靠近,人们发现了他纷纷自动让开路让安迷修过去。

“我还以为是谁呢,骑士精神不要了?”雷狮嘲讽地挑挑眉。

安迷修从容不迫地走上圆台,面对雷狮,周围的人已经拿出钱开始下注了。

“我送的东西你都收到了到了吗?”没有理会对方的嘲讽。

“哈,大概是都在垃圾桶里呆着吧。”

“嗯……那你比较喜欢看恐怖电影还是搞笑电影?”

“你他妈有病吧。”

“没病,就是想和你谈场恋爱。”

“……废话少说,出手吧!”

雷狮猛的朝安迷修出拳,对方轻松闪过并抓住了他的手将他压倒在地。

该死,对付前面那个大块头花了他太多力气了。

雷狮挣扎着,感受到有热气扑在脸上,耳边响起安迷修的声音:“我要是赢了你能和我交往吗?”

将头大力往后仰,为了闪躲对方只能放开他向后退去,却不想被铁丝网外的人用手抓住了双腿。他们大声的叫喊着让雷狮快快出手。

“行啊。”雷狮起身活动活动筋骨,仿佛被气笑一般:“前提是你还活着的话。”

看着迎面而来的拳头,安迷修赶紧矮身躲闪。拳头打到铁丝网上,网外的人被震的松开手,安迷修乘机离开雷狮的攻击范围。

“有种上台就不要躲躲闪闪!”

“我要是站着给你打你就愿意和我交往吗?”

“草!不打了!”

雷狮头也不回地离开这里,从后面看他的耳朵还有些红。





“大哥!”看见雷狮开门进来卡米尔慌张地将桌子上的巧克力扫到地下,“您还好吗?怎么脸这么红?”

“……没事!佩利和帕洛斯呢?”

“他们出去扔垃圾了。”

“老大!你回来啦!”佩利开门走了进来,嘴角沾着的巧克力还没有擦干净。

“老大,这是送给你的……”帕洛斯手里拿着一束玫瑰走了进来,脸色是百般无奈,“他说他是你的男朋友……”

“……”

当晚安迷修又有好几个场子被人砸了。





“老大!我们的场子又被人砸了!”

“什么?!是谁干的!”

“您的男朋友。”

“……”

评论(4)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