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罗浮生x罗非〗风月(一)

*这对也太好磕了吧😭😭
*粮太少于是自己产
*题目是乱取的x
*只看了预告所以私设很多请注意xx瞎编请注意xx
*一切ooc都属于我

       这场雨下的有些突然,原本的绵绵细雨在一瞬间变成了倾盆大雨。

       罗浮生有些狼狈的躲进路边的小茶馆,抖了抖被大雨淋湿的外套。

       这茶馆的人都认识他,忙拿着一条干毛巾送了上来。罗浮生也没和人家客气,道声谢便将干毛巾接了过来。

       站在旁边的伙计一直等着罗浮生擦完把毛巾递回来后问道:“这场雨一时半会停不了,生哥要不在这待着喝会茶?前阵子我们老板刚从英国人那买了一箱茶叶,生哥要不试试?”

       “这就不用了。”罗浮生的场子出了些问题,罗诚被他派去打听情况,这雨虽大但自己的场子是非要去看着才行。

        “你们这还有多的雨伞吗?”罗浮生问道。

        伙计听了连忙点头,进了杂物间给罗浮生拿了把伞,道:“生哥用完了便扔了吧。”

       “谢了。”罗浮生点点头,撑开雨伞准备跨入雨中,一位容貌秀丽的女人却突然走上前来问道:“这位先生可愿意送我一程?”

       罗浮生上下打量她一番,倒也是一位美人,便打趣地问道:“这位美人要到哪去?”

       美人不在意他打趣的语气,挺直腰背,虽穿着旗袍画着淡妆,却硬是撑出几分军人的气势。她笑道:“不远,就前面的浮世夜总会”

       这不是他的场子吗?罗浮生挑眉,不动声色,只侧侧身,让美人进到伞下,两人一起踏入雨幕之中。

       豆大的雨打在伞上,罗浮生安静片刻后问道:“不知道这位美丽的小姐……”

       美人打断他的话,道:“我叫秦小曼,叫我小曼就好。”

       “嗯……”罗浮生将这名字低声念了一遍,有些耳熟,好像最近一段时间一直在手下嘴里听到过。

       罗浮生仔细回想手下的话,问道:“你就是那个警局新来的警察?听说你最近破了不少奇案,名声响的很啊。”

       秦小曼突然笑出了声,道:“这倒冤枉我了,案子都是罗侦探破的,我只不过是个助手而已。”

       “罗侦探?”

       “罗非,警局顾的探案顾问,也是位侦探,那些案子基本都是他破的,他才是真正名声大噪的人。”

       “原来如此。”

       连警察都来了,看来这会场子那边是出了什么大事。

       两人都十分有默契不再开口说话,这夜总会也确实不远,不一会儿便到了。

       夜总会外围了一圈人,有警察,也有洪帮的人,脸色不善地互相瞪着对方,仿佛下一秒就要打起来了。

       看到秦小曼和罗浮生,两方人马都打了声招呼,秦小曼点点头,向罗浮生道了声谢便进了现场。

       罗浮生还呆在外边,收了伞交给一旁的手下,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把警察都招来了?”

       “生哥,里边死人了。”

       “死人了?谁?”

       “不知道,警察不让进去。”说完瞪了一眼对面的警察。

       “罗诚呢?”

       “他好像在里面,也不知道他怎么进去的。”

       罗浮生听完头也不回径直走进去,周围的警察也不敢拦他。

       一进到里面罗浮生便看见了躺在中间的尸体,周围围了一圈警察,罗诚在角落被一个警察拖着问东问西。

       尸体旁还趴着一个穿洋人衣服的男人,拿着放大镜不知道在地上找些什么。

       秦小曼站在他身旁一言不发地看着,视线一转看到进入现场的罗浮生有些惊讶。

       “小曼。”男人站起身,拍了拍衣服粘上的灰尘,一副风度翩翩的模样,像极了罗浮生见过的那些租界里的英国绅士。

       “你叫人把尸体给本杰明送去。”男人声音很好听,让罗浮生不禁走上前去。

       罗非注意到他,回过头打量一下说道:“罗浮生?”

       他唇形很好看,透着粉红,让人很想亲上一口,含在嘴里厮磨一番。

       罗浮生有些浮想联翩了,调笑道:“罗非,罗大侦探?”

       两人客套的握了握手后罗非便继续吩咐旁人去干活,罗浮生也不走,就这么站着,毫不掩饰地盯着罗非的侧脸。

       他头发收拾得整整齐齐,胡子也打理地很好,笑起来眼尾有细细的皱纹。

       罗浮生自嘲地笑出声,摇摇头,转身去看那尸体。

       “你认识死者?”罗非问道。

       “德兰布庄的刘老板,谁不认识。”

       罗非从怀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一边写一边问:“你和他很熟?”

       “熟倒说不上,只不过是我们这的常客罢了。”

       罗非点点头,见罗浮生一言不发只顾着盯着自己看,不禁红了耳根,咳嗽两声想将他的注意力拉回案件上。

       “咳咳,罗大少爷,还请您配合我的工作,将您知道的关于死者的一切告诉我。”

       罗浮生脸上的笑意愈加明显,道:“当然可以,不知道罗侦探愿不愿意和我一边喝茶一边聊?”
      

      

评论(9)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