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花无谢/傅红雪x裴文德〗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又名小奶狗和小狼狗的年下修罗场
*直男裴化解尴尬一百法(不
*一切ooc属于我

0.

       花无谢听说裴文德回来的时候还在睹物思人,得了消息便快马加鞭赶到相国府。

       府里的下人因为裴文德回来都在忙,见到花无谢只匆匆打了声招呼,他也是点点头就当回应,进了门径直往裴文德的房间去,却没在那找到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裴文德的房间大门敞开,里面有两个侍女正在一边打扫一边说话,并没有发现花无谢的到来。

       “你看到少爷带回来的人了吗?据说长的跟天仙似的。”

       “少爷回来的时候我还在院子里扫地呢!没能见着!”

       “少爷好像带着人去见老爷了吧?”

       花无谢听了一会,有些吃味,难道他长的不似天仙吗?

1.

       “呀,花少爷您来啦,我们少爷在书房里呢,您找错地方了。”

       侍女转身就发现了站在门口的花无谢,相国府的下人基本都让花无谢打点过,有任何关于裴文德的消息都回立刻上报,这次裴文德回来的消息就是她差人去告诉花无谢的。

       “文德带回来一个人?”长的比他还天仙?

       “是,长的跟天仙似的,可好看了,现在和少爷都在书房里呢。”

       “我长的难道就不像天仙了?”花无谢双手抱胸,气呼呼的样子让两个侍女忍不住笑出了声。

       花无谢从小就喜欢往相国府里跑,又没什么少爷架子,见了谁都哥哥姐姐的叫,府里的人对他熟的很,因裴文德的事打趣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相国府的下人对此熟练的很。

       “唉,花少爷您当然也似天仙啊!可是吧……”

       “您一动起来,一说话就半分天仙的样子都没有了。”

2.

       “请问,文德的房间是在这里吗?”

       傅红雪适时出现在房门口,侍女见天仙来了,道了声是,一边将人带进来一边给人斟茶递水。

       也就是普通好看啊,哪里天仙了。花无谢仔细打量傅红雪,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是谁啊?”我送给文德的茶杯也是你能喝的吗?花无谢上前将快递到傅红雪手中的茶杯抢下来,转身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崭新的茶杯递给侍女。

       “在下傅红雪。”傅红雪没有在意花无谢的行为,抱着刀坐的端端正正。

       察觉到氛围不对劲的侍女洗好茶杯,重新奉上茶后便离开了,剩下他们两个在原地干瞪眼。

3.
       “你知道我是谁吗?”花无谢骄傲的仰起头。

       “花府的二少爷?”

       在裴文德带傅红雪回来的路上他就听了不少关于花府二少爷的“光荣”事迹。

       除了整天缠着裴文德就是变着法子讨裴文德开心。

       例如因为裴文德在花府院子里一句桃花很好看就把自家桃花都挖了,然后用几十辆马车拖着送到相国府上。

       “嗯,除此之外!我还是文德的夫君,你明白吗?”

       “……”

       此人多半有病。

       傅红雪不说话,因为他看到裴文德走了进来,用手狠狠的敲了花无谢脑袋一下。

       理由是没大没小。

4.

       花无谢抱着裴文德的腰,整个人在裴文德怀里蹭来蹭去,委屈地说自己疼。

       裴文德早就习以为常,一把拽开花无谢,却在看到他一脸委屈巴巴的表情时又软了心肠,抬手摸了摸他的头。

       花无谢立即喜笑颜开,让裴文德不禁想起小时候花无谢送他养的小狗。

       很快裴文德就收回手,转身向傅红雪介绍花无谢,却发现傅红雪的手正按在刀柄上。

       “红雪?”

       “此人心怀不轨。”傅红雪皱眉,伸手想将裴文德拉到自己身后,花无谢连忙抱紧裴文德的腰。

       两人不说话,手上暗自发力,裴文德被这两人与外貌严重不符的怪力勒着有些喘不上气。

       “你才心怀不轨呢!”

       这句话是对着裴文德耳朵喊的,裴文德只觉得耳朵被震的一痛,反手对着花无谢头上又是一个爆栗。

5.

       傅红雪和花无谢坐在餐桌旁,一言不发地看着下人来来回回,又是送筷子送碗,又是端汤端菜。

        裴相国受邀参加宴席去了,裴文德在房间里换衣服,花无谢摸着自己的额头,瞪着傅红雪,但对方只顾闭目养神。

       等裴文德坐到椅子上便正式开饭了,花无谢也不再理傅红雪,专心给裴文德夹菜。

       傅红雪看了花无谢一眼,也开始动筷子给裴文德夹菜。

       裴文德看着碗里不断增加的菜式,默默将花无谢夹过来的菜转手放到傅红雪碗里,傅红雪夹过来的饭菜又被转手放到花无谢碗里。

       等傅红雪和花无谢发现自己碗里的菜已经堆成小山时,裴文德已经吃饱放下了碗筷。

       “不把碗里的饭菜吃完就去厨房洗碗。”

       “……”

       “……”

6.

       饭后,裴文德在书房看书,傅红雪和花无谢坐在他左右两边,手上都拿着书,可两人的心思都不在书上,都在盯着裴文德看呢。

       但花无谢就是不能安静太久,尤其是在裴文德身边,总是忍不住去逗裴文德,虽然下场会很惨。

       于是忍不住动手去戳裴文德的脸,但还没碰到就被傅红雪抓住了手。

       “文德在看书,你不要烦他。”

       接着两人就吵起来了,虽然大部分是花无谢在吵,傅红雪只是时不时忍不住反驳几句。

       被夹在两人中间的裴文德终于忍不住放下了书。

       “再吵我就撕烂你们的嘴。”

       “……”

       “哦……”

7.

       到了睡觉时间,花无谢非要和裴文德一起睡,听到他的话傅红雪也说要呆在裴文德的身边。

        两个人开始争论,裴文德低头思考一下后抬头说:“好,那就一起睡吧。”

       于是花无谢和傅红雪睡在床上,裴文德选择打地铺。

       “……”

       “……”

8.

花无谢:傅红雪好烦,他怎么还不走。

傅红雪:花无谢好烦,文德怎么忍的他?

裴文德:缉妖司怎么还没有事做……

评论(38)

热度(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