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花无谢/傅红雪x裴文德〗记一次修罗场争风吃醋那点事

*算是个小后续
*一切ooc属于我
*顺便通知一声今晚去学校就是正式高三生了,所以以后都不能更文啦xx

0.

       在裴文德就快怀疑天下妖怪是不是都已经死绝自己应该考虑退休的时候,终于有妖怪出来作妖了。

       这几日花无谢就住在相国府,虽然以前他回来时花无谢也会无时无刻不缠着他,但不知为何这几日缠的更厉害了。更何况还多了个傅红雪。

       “文德!你说你爱我还是爱他!”

       “都不爱,滚。”

       “都说了文德在看书!你不要烦他!”

       缉妖司消息一传来,裴文德立刻换上行装拉着马就出发了,傅红雪紧跟着,花无谢也想去却被裴文德阻止了。

       “为什么他可以去我不可以去!”

       “红雪会武功他可以自保,你不可以。”

       “我也会武功啊!绝对不比他差!”

       “你会武功那你怎么总缠着我要我教你?”

       “我……!”

       “呵。”

       最后花无谢就看着他两远去的背影,咬牙切齿一会后拉着马偷偷跟了上去。

1.

       裴文德与缉妖司众在城门会合,他们看到傅红雪也不惊讶,只淡淡地打了声招呼。

       妖怪是在郊外竹林出现的,据分析应该是只虎妖。

       竹林里有弥漫着血腥味,一行人小心翼翼地挪步前进。

       “在这里。”

       梅立即坐在地上全神贯注开始建立法阵,他们将梅围在中间,将手放在各自的武器上。

       突然一声虎啸传来,虎妖奔跑速度很快,一下就窜到裴文德面前伸出了掌子,未等裴文德拔刀他就被人抱住腰摔倒在地。

2.

       “文德!”

       “文德你没事吧!”

       裴文德被吓得抬头一看,果然是花无谢。

       众人皆是一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去与那虎妖缠斗。

       “花无谢!”

       裴文德的怒吼让花无谢抖了抖,可怜巴巴地看着对方。

       “我……我就是担心你……”

       “有我在不用你担心。”

       傅红雪走上前赶紧将裴文德扶起来,花无谢自知理亏没有说话,红着眼眶去看裴文德。

       裴文德果然又心软了,狠狠地道了句待会再收拾你就拔出刀赶去支援,傅红雪也拔出刀跟了上去,护着裴文德。

       “文德!我也可以帮你的!”花无谢说完也拔剑站到裴文德身边。

       这下可真是一个头两个大。

3.

       缉妖司众虽然对突然增加了两个战力感到很开心,因为这虎妖不是一般的难缠,但是过了一会后才发现他们根本就是来捣乱的。

       “文德!小心!”

       “文德!我来保护你!”

       只要虎妖一靠近裴文德,他左右两边的两尊大佛就一个拦腰把他抱住藏到身后,专把虎妖往其他人那里赶。

       “梅还没好吗!”缉妖司众显然有些吃力了。

       “还差一点!”

       傅红雪将裴文德拉到自己身边,花无谢见了下意识伸手去抢人。

       “把文德还给我!”

       裴文德被这两人抢来抢去,差点没忍住想拔刀砍人,怒吼道:“你们两个!!!”

       “可以了!!!”

       梅一声令下,缉妖司众人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4.

       这次算是有惊无险地过去了,但看着自家老大黑的跟锅底似的脸他们还是有些心惊胆战。

       在城门和众人告别,裴文德一言不发地牵着马进了相国府,下人们上前替他牵马却发现他身后跟着的两人像做错了事的小孩一样低着头不讲话。

       他们跟着裴文德到了他房间,却被关在了门外。

       裴文德不在花无谢就不再装乖了。

      “都怪你!要不是你捣乱文德就不会生气了!”

       真正捣乱的人是你吧?傅红雪不理他,皱着眉小心翼翼地敲门。

       “文德?你别生气……”

       “哼!他都不理我了还会理你吗!”

       傅红雪看了他一眼,神色自若,说出的话却带着几分痛苦的样子。

       “文德……我心口痛……”

       “你的苦肉计对我家文德没有用!”

       花无谢嘲讽地笑出了声,结果下一秒裴文德就慌张地打开门,焦急地问道:“怎么了?你伤还没好?”

       傅红雪点了点头裴文德就将他带进了房里,说是要给他运功疗伤。哦,花无谢还被关在门外,满脸难以置信。

5.

       不就是苦肉计吗!谁不会呀!

       花无谢气呼呼地回到花府,径直走到院子里的小湖旁,毅然决然地跳了进去。

       “呀!快来人呀!二少爷投湖自尽啦!”

6.

       裴文德和傅红雪正在书房里下棋,然而眼前的人心思根本没放在棋盘上,他已经连输十局了。

       花无谢回了花府已经一天了,他们难得可以有如此安静的一天。

       “你已经连输十局了,你要是再输下去你的钱袋就归我了。”

       “嗯,都给你。”

       话音刚落就响起一阵敲门声。

       “少爷,花府的人说要找您。”

       “知道了。”

       裴文德刚起身就被傅红雪拉住了衣角。

      “你先在这等会,我去去就回。”裴文德急匆匆地跟着下人走出去,看来是花府的二少爷出了什么事。

      傅红雪真的觉得花无谢这人很烦。

7.

       花无谢昨日被下人们从池塘里捞上来,又不听劝,穿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爬上了屋顶吹风,晚上就发起了高烧,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嚷嚷着要见裴文德。

       得到消息的裴文德跟傅红雪说了声后就赶到了花府。

       花无谢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瞧见裴文德的身影立刻从床上蹦了起来,又因为头晕脑胀摔回被褥里。

       “文德!你来啦!”将自己的脸从被褥里扒拉出来,花无谢对着裴文德露出一个傻笑,让裴文德又忍不住伸手去摸他的头。

       “怎么一日不见就发烧了?”

       “我也不知道……”

        裴文德让花无谢躺会床上,伸手去碰他的额头。

       “你今晚在这陪我呗。”花无谢抓住裴文德的手放到脸旁,一副恳求的样子像极了焉了吧唧的小狗,看的裴文德忍不住笑出声。

       “啊……文德你笑起来真好看,再笑一个呗?”

       “叫我什么呢,没大没小。”

       “嘿嘿嘿,那,文德哥哥你在给我笑一个?”

8.

       裴文德差人回去送信说要在花府住一晚,在花无谢的软磨硬泡下同意和他一起睡。

        花无谢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缠在裴文德身上,考虑到花无谢还在发烧裴文德就默许了他的做法。

       花无谢盯着裴文德的睡颜,感觉心都被暖化了,情不自禁地轻声道:“文德……我喜欢你……”

       可惜裴文德早就睡着了,花无谢心里忐忑不安好一会才发现对方睡着了,气呼呼的捏了捏裴文德的脸。

       心上人就毫无防备地睡在身边,让花无谢有些心猿意马,他快速在裴文德的唇上亲了一口,发现人没醒,又伸手慢慢扯开了裴文德的衣领……

       “啊!疼!”

       裴文德瞬间就醒了,花无谢感觉自己的手就快被对方折断了。

       “……你大晚上不睡觉瞎折腾什么?”裴文德松开手,有些莫名其妙,花无谢不好解释,只一个劲傻笑。

       “快睡觉。”

       “哦……”

        起码还亲了一下呢!值了!

9.

       第二天花无谢醒来时裴文德已经不见了,他摸了摸额头,烧已经退了。

       侍女进来帮他洗漱,然后又捧着一碗热腾腾的粥进来,说是裴文德特意交代要为花无谢熬的。

       欢喜的花无谢差点没把碗底都给舔干净。

      “文德什么时候回去的?”

      “就不久前,好像是他府上那位傅公子出了事。”

       “……”

       花无谢觉得傅红雪这人真的太讨厌了!

10.

       其实裴文德为傅红雪疗伤那晚他也和裴文德睡在同一张床上。

       只要花无谢再将裴文德的衣服领口拉下点就能看到他锁骨附近的几个小红印。

       裴文德:“我胸口这怎么多了几个小红印?”

       傅红雪:“可能是蚊子咬的吧……”

评论(13)

热度(2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