碟子

高三狗,佛系文手

〖傅红雪x曹光〗心上人只喜欢我的脸怎么办?

*高三狗不敢开坑,所以发个小短文
*我流式发糖注意
*一切ooc属于我

       饭馆里人声鼎沸,小二端着饭菜在桌椅间来回穿梭,碗筷及酒杯的碰撞声接连不断。

       傅红雪抱着刀走进饭馆时,一切的声音都瞬间消失不见,每个人都愣愣的看着他。

       这饭馆除了饭菜可口,那自家酿的酒也是一等一的上好货,因此声名远扬,除了达官贵人不少江湖人士也喜欢到这来喝上一口酒。所以此时看到低头抱着刀的傅红雪也不惊讶,他们惊讶的是傅红雪身后的人。

       熊腰虎背,金钗步摇,可不就是柳知县家嫁不出的千金吗?

       这柳千金生的不算极丑,但也是个泼辣的性子,仗着自己的身份骂起人来毫不留情,即使是知县家的千金也少有人敢与她定亲。

       早早就过了可以嫁人的年纪,但迟迟没有人来提亲,她也着急了,见着一个喜欢的便要人家来提亲。

       这不,今日又缠上一个,还是江湖人士,这会可有好戏看了。饭馆很快恢复了以往热闹的氛围,只不过每人桌上都多了一壶酒,一碟花生米和瓜子。

       傅红雪低头不语,走到最里面的桌子坐下,柳千金在后紧跟着,嘴里还念叨着救命恩人,为了报恩只能以身相许,今日非你不嫁云云。

       其他人的视线跟着他们转,一听这话,一碟花生米根本不够吃,高声呼喊着小二的名字。

       “阿光!再来一碟花生米!”

       “好嘞!”

       曹光是饭馆的店小二,也不知什么时候冒出来的,不过干活勤快的很,又会说话,很快就和店里的人混熟了。

       除了时不时冒出来几句大家听不懂的话大家对他还是很满意的。

       曹光送完花生米就到傅红雪那桌去了,看也不看傅红雪一眼,问他们要点些什么。

        傅红雪不说话,柳千金高声道自己要请自己救命恩人以及未来相公吃一顿好的,要曹光把所有好吃的好喝的都端上来尝尝。

       瞧瞧,未来相公都喊上了,客人们心照不宣地磕着瓜子,见傅红雪并无要反驳的意思都开始好奇起来,这该不会是要成了吧?

       曹光见这人如此大方立刻点点头,转身就想去吩咐后厨,傅红雪却拉住他的手。

       “一碗面就够了。”

       他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让柳千金和曹光听的清楚。

       气氛有些尴尬,未等曹光开口柳千金已经带着哭腔从控诉傅红雪怎么如此狠心拒绝她的好意到她怎的如此命苦长了一副丑皮囊说了个遍。

       “那个……你也不丑啊。”曹光的话让客人们喷了一桌的酒,但又想到他眼神不好,是美是丑根本看不清楚,平日里没少因此磕磕碰碰或得罪人的,于是又忍不住笑出声。

       可柳千金不知道他眼神不好使,曹光一句话只听的她心花怒放,立刻表示非他不嫁。

       曹光顿时就懵了,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话来,倒是傅红雪隐隐有了想拔刀的冲动。

       “我什么呀!你不是说我好看吗!”

       “不是……我只是说你不丑啊,没说你好看。”

       “我不管!你说人家好看了你就是喜欢我!你要娶我!”

       “我不能娶你!”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我我我我是断袖!”

       饭馆里一时寂静无声,客人们心道今日的戏精彩过头了,一壶酒都不够喝,因为全给喷完了。

       他们恍惚还记得不知何时曹光信誓旦旦说自己这辈子只爱女人。

       傅红雪被夹在两人中间,心情有些烦躁,抓住曹光的手用了些力气。

      “诶!疼!大哥!你小点力气!”

       曹光忙着拯救自己的手,对面的柳千金还久久不能回神。

       “你……!你又没有证据说自己是断袖!你怎么证明啊!”

       “怎么没有!我可是有对象的人!”

       “那也长的比我丑多了!”

       “谁说的!我对象可好看了!”

       “那你把他喊出来我看看!”

       “不就在这吗!”曹光指向傅红雪,客人们一个个都伸长脖子去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这那是好看的程度呀,这都美成仙了啊!

       柳千金不服气,说曹光骗人,却听见傅红雪淡淡一声“嗯。”

       人间不值得。

       柳千金脚步漂浮地走了,可这戏还没看完呢!客人们继续嗑瓜子伸着脖子去看曹光和傅红雪,却被傅红雪一个眼神吓得瓜子都掉了。

       “英雄救美,你倒是挺厉害了嘛。”

       曹光坐在傅红雪身旁,饭馆老板高声骂他要是再不去工作就扣工资。

       听出曹光话里有话,傅红雪忍不住嘴角上扬道:“嗯,我错了,原谅我吧。”

       曹光见美人一笑,瞬间三魂丢了七魄,完全忘了傅红雪在床上怎么欺负他,立刻就点头答应原谅对方。

       曹光啊曹光,你咋就这么没出息呢?

       等傅红雪再次将他压在床上要了他三四次时曹光又后悔了。

       嗯?为什么要说又?

       后来饭馆的熟客逮住了曹光,问他咋说断袖就断袖呢?

        曹光道:“因为他长的好看啊。”

       心上人只喜欢我的长相咋办?信鸽在线,不是很急。

评论(3)

热度(160)